首页 > 豪门总裁 > 婚情日渐浓 > 第9章 跟踪

第9章 跟踪

目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 >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客厅里,刘丽雅站起来,看向温默楠,脸色冷的很,“你过来!”

“嗯。”温默楠皱了下眉,跟着周慧佳去书房。

五分钟后,书房里响起‘啪’的一声把掌声,温默楠左脸上印着鲜红的五指印。

他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周慧佳,“妈,你打我?”

周慧佳脸上的高贵优雅消失的一干二净,她严厉的看着温默楠,“你平时逗逗她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现在竟然做出这种事,你爸知道了他会把公司的重任交给你吗?”

温默楠脸色阴狠,带着愤怒,“她就是一个冲喜的女人,我睡她怎么了?”

“混账!”周慧佳抬手,却在半空中停下。

温默楠脸上带着讽刺的笑,看着周慧佳,“从把温默阳接回来后你对他就一直很好,好过我这个亲生儿子!”

周慧佳惊讶的看着他,“默楠,你难道不知道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吗?”

温默楠冷笑,“为我?为我的话,现在你对他好,爸爸也向着他,公司的股权迟迟不给我,这就是为我好?!”

周慧佳失望的摇头,“如果不是你三年前玩了一个女人闹大,你爸早就把股权给你了,他现在在考验你!你以为温默阳的病为什么一直都没好,没有我,现在温默阳都已经进公司了!”

温默楠瞬间睁大眼,“妈,你说什么?”

“我这么多年处心积虑的为你,你竟然这么不识好歹,算了,你回去好好想想,想好了再来找我。但有一点,在温默阳没死之前,你绝对不能动陆小琪!”

*

一个星期后。

知了鸣叫,微风习习,送来夏天的凉爽。

在一处恢弘如宫殿的城堡里,此刻正传来暴躁的碎裂声,噼里啪啦。

“啊!”女人看着地上的玻璃碎片,吓的尖叫。

常随抬手,保镖立刻把女人带走。

东方傲烦躁的伸手,常随立刻把红酒递给他。

很快,一个全身不着一物的女人从外面走进来。

肤如凝脂,前凸后翘,胸型饱满,脸蛋精致,女人搔首弄姿的朝坐在沙发上的东方傲走过去,但在离东方傲五步远的地方就被扔了还未喝完的红酒杯。

啪的碎响,尖叫再次传来。

东方傲猛的站起来,把保镖手里的一瓶酒朝女人砸去,“滚!滚!”

“啊!”

保镖再次把女人带走。

常随看了眼东方傲,再看地上已经成为玻璃碎片的海洋,低垂着头不敢说话。

自从陆小琪离开后少爷的情绪就变的很暴躁,不断的找女人来测试,看看他的女性恐惧症是否改善。

然而,每天除了一声盖过一声的尖叫和一地的玻璃碎片,没有一点进展。

哎……

东方傲额头青筋直跳,双眼喷火,薄唇抿紧,好像恨不得把这里所有的东西都给毁灭。

都是女人,都是不穿衣服的,身材还比那个女人好,但就是近不了他的身,连五步都不行。

该死的女人,该死的女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 > 最快更新!无广告!

砰的一声,一脚踢在茶几上,茶几瞬间变成垃圾。

东方傲的怒气比什么都恐怖……

“三天时间,三天时间还找不出那个女人,你也跟着滚蛋!”东方傲狠狠的瞪了常随一眼,转身离开。

常随汗如雨下,立刻打电话。

……

因为少了陆小琪近一个星期的照顾,温默阳的病‘加重’,陆小琪在家呆了一个星期,整天和温默阳形影不离。

不知道是不是温默阳的关系,温默楠不再像以往一样骚扰她,就连让她做各种活的婆婆也没为难她。

陆小琪的情绪逐渐缓和,想着去买点菜回来做给温默阳吃。

因为温默阳的病,他的吃食和她们都是分开的,但他吃的很少,几乎都不吃,就吃一些她买回来的零食面包这样。

刚开始嫁给温默阳陆小琪只当是好好照顾温默阳,听从婆婆的吩咐,也强烈要求温默阳吃。

但温默阳告诉她没事,他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也不会告诉婆婆,她这才答应。

而平时婆婆没在家的时候她都自己小灶给温默阳做,佣人看见她就说自己吃。

这一个星期她没出门,温默阳一下瘦了好多,她看不下去了,收拾一番便出去买东西。

温默阳其实不怎么愿意让陆小琪出去的,但他不可能把陆小琪整天关在这个牢笼,便让司机送陆小琪去。

陆小琪拒绝了,她乘着一辆豪车去菜场买菜,那不知道得吸引多少人的目光。

温家在郊外,到市区至少有半个小时的路程。

陆小琪准备先去商场买点干粮和零食再去菜场。

只是,从她走进商场的第一步开始,陆小琪便感觉好像有很多人在看自己,可当她看回去的时候却没看见别人看她,一切都正常的很。

她皱眉,今天感觉好奇怪。

走进菜场,陆小琪细细挑拣,买了一些时鲜果蔬和肉类豆类,这才出去。

可她走了一段路发现不对,好像有人在跟踪她。

意识到这个,陆小琪立刻朝前跑,没想到后面的人也跟着她跑,而且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

眼看着被追的越来越近,陆小琪顾不得那么多,把手上的果蔬全部朝后面扔,可她刚扔完眼前却多出一个人,一把抱住她就朝旁边的车子塞。

陆小琪哪里愿意,立刻挣扎,车门却关上,车子急速朝前驶。

“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放开!快放开!”抓住他的男人拿过毛巾塞住陆小琪的嘴巴,再拿过绳子把她的手脚绑住,陆小琪再也挣扎不了。

窗外是不断划过的街景,像鬼魅。

陆小琪惊恐的呜呜出声,却没人理她。

车子很快停在一个隐蔽的公寓外,陆小琪被一个男人扛在肩上,不过一会儿就把她扔进去。

陆小琪吃痛,整张小脸都皱起来。

砰!

关门声传来,陆小琪心惊,立刻朝门外看去,门关的紧紧的。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要把她扔到这里?

刚想着,哒哒的脚步声传进耳里,陆小琪急忙转头,一眼便看见黑色的皮鞋,上面泛着锃亮的光。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