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豪门总裁 > 婚情日渐浓 > 第7章 审判

第7章 审判

目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 >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疯子吧。”

“好像是,快走快走!”

“……”

路人很快离她远远的,陆小琪站起来,全身的酸痛让她控制不住的颤抖,小脸上的笑逐渐消失。

出了那个魔鬼一样的地方现在她要回去,面临的是什么她几乎可以预料。

可在这之前她不能回去,必须把自己满身的伤痕给遮了。

想到这,陆小琪找了个路人借了手机给温默阳打电话,现在她必须撒谎,并且只有温默阳能保她。

电话没多久接通,温默阳虚弱的声音传过来,“喂。”

陆小琪听见,眼泪几乎要落下来。

虽然两年间她和温默阳的婚姻只是形式,但这个人对她很好。

“喂,是谁?”手机里温默阳没听见声音咳嗽起来。

陆小琪急忙开口,“是我是我,默阳你别急,我想跟你说件事。”

手机里的声音一下安静,陆小琪奇怪,而她还没来得急开口,电话里便传来温默阳的声音,似乎和平时不大一样,“小琪,你去哪了?怎么没回来?”

这个声音不像之前那么虚弱,透着一股低沉。

陆小琪没注意,因为一提到‘回来’她就难受。

握紧手,指甲嵌进掌心,她把之前准备好的谎言告诉温默阳,“默阳,我出了一点事,现在要去奶奶那里呆几天,你帮我跟婆婆说一下好吗?”

“出了一点事?什么事?”温默阳的声音立刻传来,平稳有力,完全不是平时的虚弱。

陆小琪这下注意到了,她有些发愣,“默阳,你的病……好些了吗?”

刚说完手机里的声音停顿两秒,随时传来剧烈的咳嗽,好像肺都要咳出来。

陆小琪听见急了,“默阳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温默阳止住咳嗽,声音一下变得虚弱:“小琪,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突然去奶奶那,咳咳……”

他很着急,刚说几句话便咳嗽,陆小琪急忙开口:“默阳你别急,等我回去告诉你,好吗?”

她现在自己都是一团乱,怎么跟他说?而且那种事她也不能说。

电话里的声音沉默了,陆小琪握紧手机,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感觉今天的默阳和以前不大一样。

而她还来不及多想,手机里便传来温默阳的声音,“好,你好好照顾自己。”

“嗯!”陆小琪松了一口气,挂断电话,把手机还给路人。

她往身上摸了摸,摸出两张一百块。

她立刻去车站买车票回去。

奶奶在一年前就从医院回到了镇上。

而在两年前,正是奶奶重病的时候,也就是那个时候她嫁到温家做冲喜媳妇。

只有这样,小妈才会给奶奶治病。

四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一处小镇上,陆小琪下车朝最近的弄堂跑,穿过青石铺就的小路,穿过一户户木门,陆小琪停在一处青瓦的两层楼房外。

院门大开,里面有个花白的老人坐在凳子上捡豆子,陆小琪看见,眼泪滚滚而落,“奶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 > 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英华眯眼朝陆小琪看过来,手指颤抖,“是小琪回来了吗?”

“是!是小琪!”陆小琪跑进去抱住张英华,眼泪不断往下掉。

张英华急忙抱住她,苍老如树皮的手依旧在哆嗦个不停。

她扶起陆小琪,苍老的手落在陆小琪脸上,“怎么了小琪?是不是受了欺负啊?”

张英华说着把她的脸抬起来看,陆小琪急忙抹干眼泪,“没有,小琪就想奶奶了,所以回来看看。”

“真的吗?他们没有为难你?”张英华有些不相信,仔细看陆小琪的脸。

陆小琪摇头,“没有,真没有,我就是想奶奶,陪奶奶住几天就回去。”说着陆小琪挽住张英华的手撒娇,“奶奶你不想我吗?我可是很想你的。”

张英华看陆小琪还是小女孩一样,苍老的脸上是一道道岁月的沟壑,“想,想。”

陆小琪在家里住下来,每天跟在张英华身边,像个小尾巴,张英华笑她,都这么大的孩子了还粘着她。

陆小琪笑着说:“那是,我就喜欢粘着奶奶。”

快乐无忧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在陆小琪回家的第三天她接到了陆家的电话,小妈让她赶紧回温家不然就断了奶奶的药钱。

她身上的伤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虽然还有些痕迹,但在身上别人看不见,她不怕。

太阳逐渐落下,陆小琪站在院里抱着张英华哭了,她舍不得奶奶,舍不得这个世界上唯一关心她的人。

张英华眼里也是浑浊的泪,她握着陆小琪的手不断颤抖,“温家那个孩子对你好吗?”

陆小琪拼命点头,“好,好!”

张英华眼里的泪淌下,她低头抹过,“是奶奶拖累了你。”

陆小琪急忙摇头,“没有!默阳他对我真的很好,奶奶你放心!要不下次他身体好点我带他来看你?”

张英华点头,“好,好。”

陆小琪离开,手里提着张英华给她的特产,一步三回头的看着那个站在台阶上遥遥望着她的佝偻身影,泪如雨下。

奶奶,你放心,我会好好的,一定会好好的!

张英华站在那,看着很快跑远的人,脸上尽是泪痕。

小琪,你的人生不该是这样的……

陆小琪到温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如皇宫般的建筑屹立在郊外,这里隔绝了城市的喧嚣,很安静,也很冷漠。

陆小琪看了眼灯火辉煌的温家,紧了紧小手鼓起勇气走进去。

客厅,一流的家具在水晶灯下散发金灿灿的光。

陆小琪走进去,一眼便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婆婆周慧佳和差点侮辱她的温默楠。

两人坐在沙发上,佣人恭敬的垂手站在门旁,是一副审判的模样。

指甲嵌进掌心,陆小琪小脸上浮起笑,提着土特产走过去,“妈,大哥,我带了家里的干笋过来,原生态的,很营养。”

说着,陆小琪把手里的带子举起来给两人看。

很简单的塑料袋,里面是包的好好的干笋,还捆的齐整。

然而,这样的塑料袋出现在这金碧辉煌的别墅里就像农民走进大富翁家里一样,那么的不搭调。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