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豪门总裁 > 婚情日渐浓 > 第4章 逃跑

第4章 逃跑

目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 > 最快更新!无广告!

“站住!”东方傲大吼。

陆小琪一抖,下意识后退,顿时踩到一个什么东西,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后跌,“啊!”

她要死了吗?

手一扬,水晶杯瞬间破碎,陆小琪只觉眼前一花,她的腰被抱住。

————

安静了,偌大的客厅安静的一根针掉下都能听见。

陆小琪吞了吞口水,看着眼前像木头一样僵硬的人,红唇蠕动,糯糯出声,“你……”

话没说完,一滴血从东方傲鼻子里流出来,滴在陆小琪的粉色的衣服上,瞬间晕染,像朵艳丽的海棠。

东方傲看着那滴血,脸色瞬间变了。

然后——啊!

陆小琪摔在地上,屁股好痛。

“你干什么呀!”陆小琪揉着屁股,一脸的痛苦,但是,东方傲保持着抱着她的姿势,一动不动。

这个画面很熟悉,陆小琪想到早上的时候,东方傲也是这样。

好奇怪。

“喂,你怎么了?”陆小琪去碰东方傲的手,东方傲眼里浮起痛苦,“滚!”

“啊?”

“给我,滚!”

“可是,你,没事吗?”

陆小琪不是一个没良心的人,虽然这个人很可恶,但是,看着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的脸,她心里也有些担心。

“你怎么了?生病了吗?”陆小琪上前,摸了摸东方傲的额头,好烫!

“啊,你发烧了!”

说完,陆小琪快速去拍门,“来人啊,开门!来人啊,开……”

话没说完,一股冷风而至,腰间传来铁箍的力道,陆小琪撞进东方傲的怀里,而眼前是东方傲喷火的双眼和烫红的脸。

他好可怕……

“喂,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快放开我……”

东方傲看着眼前这张脸,怎么看怎么都是一般般,可为什么,他会对这个女人有性趣,还这么浓烈……

该死的,难道是昨晚她给自己吃了什么东西?

眼底的红瞬间变的嗜血,东方傲抓着陆小琪的手腕,几乎要她的腕骨捏碎,“说,昨晚给我吃了什么?!”

“你在说什么?很痛,你放手!放手!”

东方傲的鼻子上带着血,却没再流了,而眼里的嗜血更见浓厚,像要把陆小琪给吞了。

“咔擦!”扳指扣动扳机的声音,随之,一个冰凉的东西贴上陆小琪的太阳穴。

陆小琪不动了,像个被穴的人般僵直。

然而,她眼里不断浮起恐惧,像海啸般席卷她全身,她终于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东方傲眯眼,刀削的完美轮廓此刻比刀子都还要锋利。

他玫瑰色的唇瓣张合,如地狱的声音从传进陆小琪耳里,“两个选择,一,说;二,死。”

冰冷的枪口好像带着风,随时会有子弹炸出。

心不断跳动,陆小琪脑子一片空白。

她到底遇到了什么样的人,不是活埋就是被枪指,她的心理已经到了最大承受力。

但是……

“我没有!”陆小琪下意识出声,说完便双眼紧闭。

周围的气息凝固,耳边传来缓慢移动扳指的声音,好像死亡在不断朝她靠近。

陆小琪的心跳似乎停止了。

凤眸眯成一条线,眼里的烈火不断燃烧,鼻息间传来陆小琪隐隐的清香,好像是从头发上传来,又好像是从她身上传来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 >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但不管是哪里,这种香都让东方傲心底的火攀升。

然后——爆炸。

啪!

手枪摔到地上,陆小琪的身体瞬间紧绷。

但很快,身子腾空,一阵强烈的晕眩感传来,陆小琪跌进一片柔软中。

惊惶睁开眼,看见的是东方傲脱衣服的动作。

“你干什么?”陆小琪慌了,昨晚在醉酒的情况下,她什么都不知道,现在不一样了。

她很清醒,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

急忙爬起,快速朝前走,脚却被拉住,陆小琪被拉到东方傲身下。

这个人拥有堪称黄金比例的完美身材,让女人为之疯狂,而他的速度更是如豹子,一旦看见猎物便凶猛而上。

撕拉!

衣服破碎,滚烫的身体压下,陆小琪惊惧,“放开我,你这个流氓,禽兽,你放开我!”

枕头被子一个劲的朝东方傲扔,不过两秒,陆小琪被东方傲抱起来,而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身下一凉,火热的占有疯狂席卷她。

她又被侵犯了,还是在清醒的情况下……

晚风徐徐,吹过窗帘,卷起一层层的细浪。

陆小琪睁开双眼,入眼处是一片漆黑。

这是哪?

刚醒,她分不清东南西北,就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动了动身子,一阵酸疼传来,尤其是身下,传来火辣辣的胀痛。

忽的,脑子里浮起一个个零散的画面,随之组成一断完美的记忆,陆小琪全身僵硬。

不是梦,是真的,她被大哥下药,莫名其妙的和一个男人睡了,差点死了,又再次被侵犯。

一切都是真的。

那她现在在哪?

还是在那个恶魔的家里吗?

“砰!”

“乒!乓”

“哗啦!”

东西碎裂的声音响起,各种杂乱,在深夜里显得特别清晰。

这个古堡一样的建筑,陆小琪是相信它的隔音的。

但在这么好的隔音效果下还能传出声音,只能说明这个声音已经大到一定的程度。

陆小琪蜷起身子,抱着双腿,瑟瑟发抖。

这个声音让她想起了拿过东方傲。

好可怕。

但是,她好想走,不想留在这里。

一刻都不想呆!

打定主意,也顾不得怕了,陆小琪挣扎着起床,快速朝门外走。

她没开灯,抹黑走,还好窗外有光,她不至于摔倒。

很快来到门外,陆小琪听了听声音,确定外面没人后打开门。

他站在门口,看着这片陌生而奢华的一切,脑子空白的彻底。

这里的走廊很长,一眼都看不到尽头,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黑天鹅绒毯,走在上面轻飘飘的,一点声音都没有,而茶色的灯光照耀,把墙壁上雕刻的花纹衬的栩栩如生,亦美轮美奂。

这里比温家还要奢华,也同时告诉她今天那个男人比温家还要富有。

她脑海里再次浮起东方傲的脸,心一沉到底。

那个男人是魔鬼,绝对的魔鬼!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