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豪门总裁 > 婚情日渐浓 > 第2章 活埋

第2章 活埋

目录

大手伸出,卡住陆小琪的脖子,陆小琪瞬间被硬生生提起来。

“唔……放……手……”陆小琪反应过来,急忙拍打东方傲的手,但东方傲的手铁箍一样,越收越紧。

东方傲额角青筋暴涨,像狰狞的蜈蚣,散发致命的危险。

“你……放……”

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弱,脑子里的呼吸也越来越少。

她是要死了吗?

“殿下——嘶!”

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响起,陆小琪已经没有力气去看是谁了。

她要死了……怎么办……

奶奶,你要保重身体,小琪不能照顾你了。

“扑通!”陆小琪摔在地上,脖子的窒息消失,她急切的咳嗽,“咳咳……”

“殿……殿……少爷!”常随说话声都跟着颤抖。

他难以相信,有女人竟然敢出现在少爷三步以内的距离,并且,少爷还碰了这个女人。

虽然是要S了这个女人,但是,少爷碰了,碰了——女人!

素来冷静的常随不冷静了,双眼像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陆小琪。

然后,视线落在布满点点红梅的床单上……

少爷这是……

双眼缓慢移过,落在东方傲身上……

然后,睁大眼!

“咳咳……你干什么?你是疯了吗?”到鬼门关走一遭,陆小琪一直隐忍唯唯诺诺的性子炸开,不断朝东方傲喷去。

东方傲全身僵住,血液凝固,再次变成木头人,而手还保持在掐着陆小琪脖子上的姿势。

但是,双眼喷着的熊熊火焰,如鬼斧神工雕琢的轮廓,此刻像冰雕一样寒冽。

“常随!把这个女人给我丢出去!”声音绝冷,带着压抑的痛苦。

常随反应过来,少爷现在是处于暴怒边缘,这个女孩子……哎……

“不用你丢,我自己走!”陆小琪站起来,双腿一软,摔在地上。

她巴掌大的小脸,刷的一下白了。

陆小琪低头,裹在身上的床单上是一朵朵的红梅,开的正艳。

“啊!!!”

“……”

“你这个禽兽!混蛋!刘氓!”陆小琪朝东方傲扑了过去,小手不断捶打东方傲。

额角的青筋像要炸开,俊美的轮廓紧绷成一条直线,像一把利刃随时会把陆小琪撕成碎片。

卧室里蔓延出一股强大的怒火,似要把一切燃成灰烬。

常随反应过来,立刻抓过陆小琪,“小姐,冷静!”

“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他是混蛋,QJ犯!”大眼里涌起晶莹,像浸泡在水里的水晶,晶莹剔透。

常随急忙把陆小琪拉的远些,刚好是离东方傲三步远的地方。

东方傲血液回缓,转身大步朝陆小琪走过来。

常随看见,大叫,“少爷,冷静!”

说完,拉着陆小琪离东方傲更远了些。

少爷不能接受女人出现在他三步以内,虽然他不知道陆小琪是怎么做到的,但刚才的情况他已经知道,陆小琪是特别的。

但也很快会死。

“少爷,待会八点有个紧急会议,您现在需要整理一下。”说完,看了眼东方傲比模特还要有型的身材。

东方傲止住脚步,眼里的火像瞬间被掩埋,尽是子夜的黑。

“这个女人,找个地方,埋了。”

挺拔健硕的脊背,漂亮的蝴蝶谷,肩胛肌理分明,血脉喷张,如振翅的雄鹰即要翱翔天际,强大可怕。

流畅的尾椎到臀下,直至遒劲有力的的双腿,是一张能随时上杂志模特的完美身材。

但——嘭!

门被关上,陆小琪回魂,心扑通扑通的跳,身子一软,跌在地上。

这个男人是谁?好可怕……

常随悲哀的看着陆小琪,叹了口气,“小姐,跟我来吧。”

这么多年,除了少爷的乳母能出现在少爷三步以内,再没有其她女人。

当然,即使是有,也都消失了。

而陆小琪,不仅出现在少爷三步以内,还和少爷负距离接触,这已经不是一个死字可以形容的了。

陆小琪坐在地上,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

如果不是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她会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对,做梦。

常随看了眼魂不守舍的陆小琪,眼里的悲哀更甚,他拍了两下手掌。

两个黑衣保镖快速停在常随身后,常随指向陆小琪,“带走。”

“是!”

带走?带走做什么?

陆小琪一下被保镖架住,她急忙挣扎,“干什么?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

“……”

“啊!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

“放开……唔……”

“……”

不过几分钟,陆小琪被摔进一辆车,头撞到车门,脑子一阵晕眩。

常随看了眼腕表,抬手,车子瞬间朝前驶去。

陆小琪反应过来,急忙挣扎,“呜呜……呜呜……”

“……”

没人理她,两个保镖一左一右的坐在她身边,像两尊无情的石像。

前面的人也一样,车里尽是透着冰冷无情。

“呜呜……呜呜……”

这些人是谁,他们要做什么?真的要像那个男人说的把她活埋了?

怎么会?现在是法制社会,不是以前是封建奴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但是,无论陆小琪怎么闹腾挣扎,都没人理她。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一处人迹罕至的深山脚下。

车门打开,陆小琪被两个男人驾着出去。

刚才在车里,陆小琪听见常随打电话的声音,说找块风水好的地方。

风水好的地方是好埋她吗?

如果是平时,陆小琪绝对会笑,但是现在她笑不出来。

她遇见了一群疯子,心理变态,嫉妒扭曲的疯子。

“呜呜……呜呜……”陆小琪不断的对常随摇头,常随叹了一口气,把她嘴里的手帕拿出。

“你们是谁?你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陆小琪一得到呼吸,立刻说道。

但她说的急,被风一吹,呛到了,“咳咳……咳咳……”

常随用悲悯的眼神看着她,“小姐,抱歉,你惹了不该惹的人,我已经让你给你选了好的墓地,下辈子希望你能运气好点。”

运气好点……

她做了什么事了?

分明是这个男人把她抱进去的,而后来……后来陆小琪也不知道怎么变成这样了,但是,她怎么得罪那个男人了?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