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外飞剑 > 第7章 7、第一卷 京都风云 缘起叹缘灭

第7章 7、第一卷 京都风云 缘起叹缘灭 (1/4)

目录

不远处荒山草丛中,秦风不知何时已醒来,眼前模糊,耳朵里兀自嗡嗡作响。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看清了眼前情景,并无惶恐,反而神情凌然,处乱不惊静坐原地,不言不语,眼中泛有凶光。

不远处,黑衣人和一瘦弱老道彼此怒目而视,正强势斗法!

夜空中,黑衣人虚空醉步,手中长剑挑起浩然正气,漫天飘零的缥缈剑气,白如雪薄如丝,聚仙幻之灵,夹风雷之势,如九天银河落凡尘,是如此美丽,又那般凶险。

剑气万千归一,化为醉仙虚剑之影,刹那光华,夜如白昼,疾射老道而去。

老道连踏三步迎上,面露庄严,疾掐手印,全身散发咄咄金光,只见老道以身化符,周身上下仙气弥漫,低低念道:“无量道法!”

下一刻,虚剑之影与那道法仙符,撞到了一起。

秦风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脏猛抽搐便停止跳动,全身血液在刹那间全部倒流,手足皆软,胸闷气短,不能呼吸,只觉得那一瞬间,万物寂灭,天地重开!

一道无形罡气,将他不由自主地向后推去,在他还来不及做出反应时,眼前白光纠缠着金芒,绚丽无匹,远胜过天上烈阳。

犹如核弹爆发,整座山岭的另一侧,四分五裂崩塌,削去大半,而以那斗法两人为中心,周围碎岩尘土向四面八方包括天上震飞出去。

摔倒在地的秦风,迅捷趴在地上,凌厉风声不断从耳边掠过。偶有飞石贴着地面飞行,擦过身躯留下伤痕,鲜血直涌。

万里虚空之上,那缥缈光剑之影最终没挡住那道法仙符,黑衣人整个前胸被仙符击中,留下一道深深的仙符炽痕,重重的空中坠落,掉在距离秦风数十米外,远远看去,黑衣人血肉模糊的胸腔内透着隐隐金光。

黑衣人强行站立,稳定身影,对着虚空中老道一声低喝,言语中夹着不可思议的惊愕,道:“这便是道家仙符的大能大威么?果真厉害!”

噗~~

一口鲜血喷出,黑衣人气势陡然萎靡不振。

老道缓缓落下,立于秦风身侧不远处,整个身躯透着黑气,也是摇摇欲坠。

老道虽中毒至深,但毕竟修为高深,又以命相搏,这一回合强势斗法,黑衣人丝毫没有占到便宜,反而遭受重创,体内真元失控,短期无法调动。肺部更是震碎,呼吸困难、动弹不得。

然而老道的生命,却是走至末路。

就在这时,秦风,在这生死大恐怖之际,站了起来!

此刻看不出秦风脸上有任何表情,不悲不喜、不急不躁、如风平浪静的海面,似平寂如冰的幽潭,不带人间烟火气!

裘天涯和净愚散人的目光不约而同聚焦在这少年身上。

秦风低身,从地上挑出一尖锐岩块,迈步走到裘天涯身边,四目凝视,猛然举手,朝着头部砸下!

顿时鲜血顺着头部流淌!

砸、再砸、再砸……手臂频繁挥动,每一次,都精准砸在裘天涯头顶天柱穴。

裘天涯恼羞成怒,不顾自身真元失控,强行调动,导致血气上涌,一口淤血涌入喉部,真元丝毫不听使唤,只能用力一掌拍去,掌力暗劲将秦风击飞数十米,身体陷入破碎的岩石之中。

裘天涯恼其虎落平阳被犬欺,让一凡人打的头破血流,不由怒火攻心,又强行调动真元,伤势更重三分,连吐三大口淤血,呼吸只有出气,没了进气!

秦风挣扎着从破碎岩体中挤出,夹在岩缝的左腿已然变形,死死卡住,无法挣脱。

秦风扣住岩缝搬了搬,纹丝不动,没时间耽误,秦风侧身选出一块锋利岩片,先是撕开一条衣袖,将大腿根部死死系住,接着用锋利岩片开始切割卡在岩缝中的小腿肌肉,割去大半,森森白骨隐约可见,终于将卡在岩缝中的左腿取出。

夜静的瘆人,周围只有石片切割肌肤的叽叽声,在裘天涯和净愚散人眼中,这少年仿佛在做一件平常小事,割掉卡住体肤,取出小腿,保留完好的脚筋连着一点残肉,秦风再次站起。

目录
返回顶部